首页
> 调查研究 > 案例研析
从受害人到诈骗犯 年轻宝妈越陷越深 哺乳期满后将面临十余年牢狱生涯
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字号:[ ]


“招聘网络兼职,淘宝刷单、打字员,工作时间自由,有意向加QQ。”2017年年初,在老家待业的姜某在QQ群里看到了这样一条广告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姜某主动添加了对方的QQ,并进入对方提供的网址下载了相关语音聊天软件。

注册好软件账号后,姜某进入软件里的“房间”领取兼职任务。“必须先交钱升级成会员才能领任务。”姜某回忆说,“但是普通会员领到的任务根本赚不到钱,只能又交钱升级成高级会员。”

成为高级会员会后,姜某依然没有回本。为了多赚钱,姜某被发展成推广员。她开始在自己的QQ、微信上发布招聘信息,遇到有意向兼职的“小白”,姜某就采用同样的“套路”拉拢对方入会,并慢慢把对方发展成推广员,从中赚取佣金。

就这样,姜某发展了十几个推广员,自己也从普通推广员升为组长。“后来因为刷单行业被禁止,这个聊天‘房间’就被解散了。”姜某说。

2017年下半年,沉寂了几个月后,因为前期“业绩”好,姜某又被群友“巨星哥”邀请加入当时刚刚开发的“蚂蚁网盟”平台工作。据姜某介绍,“蚂蚁网盟”是之前的语音聊天软件的升级版,平台由一个网站和一个语音软件组成,网站用于领刷单、填快递单等兼职任务,语音软件用于交流。于是,姜某召回之前发展的八九个推广员组成“一团”,自己任“团长”,“直接领导”是“巨星哥”。

随着“一团”人数不断增多,为了方便管理,姜某将团队成员分成“推广组”和“培训组”,并下设组长。根据平台提供的图片和话术,推广组负责发布广告,将有意向的“小白”拉入培训组“培训老师”所在的聊天“房间”;培训组负责将进入“房间”的“小白”发展成会员,并在对方发现兼职存在欺骗时慢慢诱导对方成为推广员或培训老师。对于没有交钱的“小白”,“培训老师”还会定期回访。

“‘小白’成为会员后,培训老师就会帮其激活兼职任务,但是只有缴纳两次会员费升级成为高级会员后,才有可能做任务回本。我们就是从这些会员费中赚取佣金获利。”姜某介绍说。

虽然知道平台的话术都是假的,做兼职也根本无法让“小白”回本或者盈利,姜某依然抱有侥幸心理。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,姜某负责的“一团”共拉拢至少44万余人次入会,诈骗总金额达4395万余元,姜某个人非法获利人民币177万余元。

2020年1月,姜某被公安机关查获。归案后,姜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,自愿认罪认罚。

市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姜某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已构成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11万元。姜某个人违法所得将发还给被害人。

由于姜某在2020年8月生育一女,判决时尚处于哺乳期,市法院决定将姜某暂予监外执行。这意味着,哺乳期满后,姜某将被收监,执行剩余十余年的刑期。

2020年8月至2021年3月,市法院共审结类似姜某的“蚂蚁网盟”平台电信诈骗案件15件,被告人20人,涉案诈骗总金额达6700余万元,均以诈骗罪被判刑。

(本文刊登于2021年4月28日今日建德第6版:民生·万象 )
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